赵沨艺术教育思想
赵沨:我为全国高等艺术院校争得了至关重要的权利—硕士、博士授予权
02月23日,2013年

1982年,我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聘为学科评议员,任文学(艺术)学科召集人。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讨论艺术学科是否有资格和有必要获得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授予权的会议上,学位委员会的专家们产生了争议,而且是一些很有权威的专家,他们不主张艺术学科设硕士、博士学位,建议授予“人民艺术家”、“功勋演员”、“人民演员”等称号。这是关系到我国艺术教育中各个学科的建设和发展的大问题,也是我国艺术教育与国际艺术教育水平比高低的大问题,并将直接影响艺术院校师生员工努力提高教学质量的积极性。会上我必须力争。
 

在评审会上,我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搜索枯肠,讲了我们国家建立艺术学学科硕士、博士学位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说:“仅从音乐学科来说(美术、戏剧、戏曲、舞蹈与音乐类似),音乐不仅是一门表演艺术,它更是有着深厚、悠久的音乐文化传统。在河南舞阳县贾湖地区,发现的新石器时期的文化遗存,其中一个墓葬的殉葬品中,有几支用猛禽骨头制作的多音孔管斜吹的管乐器“骨笛”,经考古学家考证,测定其绝对年代为7600-7800年的遗物。在几支骨笛中保存最好的一支,还可以吹出完整的六声音阶或七声音阶。特别值得提出的是这支骨笛每个音孔上都明显的有横刻直线,证明这支骨笛已经经过开孔前的度量计算。我亲耳听过用这支骨笛吹奏民歌《小白菜》,其发音之精确和音色之优美可以和现代竹笛媲美。从这个例子不仅可以说明我国有古老的、相当高度发展的音乐文化,而且它还把中华民族5000年悠久文化的历史又向前推延了2000多年。而类似这样悠久的音乐文化还不仅此。再从音乐论著来说,孔子授业之‘六艺’第二项就是音乐。从春秋战国的《尧典》、《诗经》、《乐记》,明代的《乐律全书》……至今,有关音乐的律论、乐论、著述、典籍,浩如烟海。我们曾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所属国际音理会委托,草拟了一个《中国音乐史文献资料要目》,其中仅重要的史、书、志、考就有数百篇。再从民族民间音乐看,全国音协正在组织出版的《中国民间歌曲集成》,仅湖北省一卷就有民歌1000多首,各个地区还存在的各种古老的音乐文化,如福建泉州的南音、云南丽江的白沙细乐、河北固安的屈家营音乐会等民间音乐及各少数民族的音乐等等举不胜举。我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在几千年的历史中相互融合和交往,文化上共生互补,给我们留下了光辉灿烂的音乐文化遗产,也是世界上最优秀、最古老的文化。我们面对自己的这些祖先留下来的古老文化遗产,有义务和责任将它们保存下来,整理、继承并发扬光大。我们从事艺术教育的工作者,不仅应该担负起这样的责任,而且还要教育学生们也担负起这个责任。”
 

“从另一个方面讲,在西方,从欧洲文艺复兴开始至今,不论是音乐理论还是艺术实践都获得了高度发展,其历史成就并不在社会科学的其他学科之下,西方发达国家的音乐院校都设有硕士、博士学位。这几年我国对外交流的事实证明,新中国的专业音乐教育水平,所取得的成就决不比西方差。如果我们不设硕士、博士学位,岂不是枉自菲薄,自贬三分,也不利于我们自己音乐教学质量的更上一层楼。又怎么和国际接轨?怎么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又怎么影响世界?就上述的原因,我国艺术教育必需设立艺术学的硕士、博士学位。”
 

凭我多次在评审会上的陈述和要求我国艺术教育必须得到学位授予权的坚决态度,专家们终于接受了我的意见,投了赞成票。正式成立了艺术学学科评议组。我继续担任召集人,并主持拟订了国家学位目录中的音乐、美术、设计艺术、戏剧、戏曲、电影电视以及书法等专业的学科目录。我为全国高等艺术院校争得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硕士、博士学位权利,只要条件符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研究生标准的学科,各高等艺术院校都可以申请授予权。我还为中央音乐学院申请到所有专业都具有硕士学位的授予权,音乐学、作曲及其技术理论专业还获得了博士学位授予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