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沨艺术教育思想
赵沨:在中国共产党建党8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02月27日,2013年

今天是党的八十寿辰。
 

根据我八十多年的生活经历,党的八十年,是党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艰苦卓绝、不懈斗争的八十年、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所从未有过的最应大书特书的八十年、是中国人民彻底改变命运、并对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的八十年。
 

今天是党的80年诞辰。使我浮想连翩。
 

我记得在山西省的一个中学,在我演说以后,有一个学生递了一个条子,要我讲讲中国现代史的问题,我说:这个题目太大,要写一本书才能说清楚,根据我八十年的经历,我可以用六个字作简明的回答。头两个字是救国、正像毛主席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题词所说的那样,鸦片战争以来的一切志士仁士,都为了救国而献身,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才完成了救国的任务。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不再是一个半殖民地的社会了,现在竟然有人说 ,过去的一切革命都错了,因为“救亡压倒了启蒙”、耽误了中国的“现代化”、这真是本末倒置的胡说,没有救国、国都亡了,什么也无从谈起。现代史中间两个字是强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仅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把中国人从使用“洋油”、“洋火”、“洋钉”……的落后情况下,初步建立了独立的工业体系,从民国时代、国民党时代到日本侵略中国时代、中国钢的年产量才有10万吨、而到六十年代初,中国的钢产量已经用千万吨来计算了,中国人可以自己生产机床、飞机、拖拉机、坦克等工业产品,改变了旧中国的落后面貌。在毛泽东同志错误地发动文化大革命并被“四人帮”等坏人所利用,造成全国天下大乱的情况下,苏联共产党的叛徒赫鲁晓夫等,中断了对我国的一切援助。中国的科学家和解放军指战员们制造出原子弹、氢弹、并且把人造卫星送上了太空(解决了两弹的长途运载问题)正像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元帅所说的那样,有了两弹一星,我们这个外交部长腰杆子才硬起来了,应该说,这时中国已经初步建设成世界强国,我们才恢复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中国人民强国的愿望初步实现了。但现在竟有人不顾上述的历史事实,甚至说,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闭关锁国”和“一面倒”的政策,使中国失去了现代化的良机,请问,当美国的第七舰队封锁了南海和东海,司徒雷登约好了要到北京来会见毛主席,但却夹着皮包走了,这是我们“闭关锁国”吗?中国人要不一面倒,有其它什么道路可走呢?这都是历史的常识,是可以信口雌黄的吗?我还愿意讲一讲我亲身经历的事,1955年,我国应第二届国际戏剧节的邀请,中央决定派京剧团赴巴黎去参加,周恩来总理经剧团定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艺术团,给我们出国团的领导干部都发的是外交护照,我当时理解,这样做的道理很简单,你们不是不承认我们的国家吗?但我们就是要打出我们国家的旗号,出国前夕,在京政治局委员接见我们艺术团的领导干部,周恩来同志的一句话,不仅使我个人对国家的外交,外事政策茅塞顿开,而且使我终生难忘,这句话就是;“文化先行、贸易紧跟、争取建交。”难道说,这也是“闭关锁国”政策吗?中国现代史最后两个字是富国,应该说,毛泽东同志在批注苏联的《政治经济学》一书时,就已经开始对苏联经济建设的一些问题有所查觉了。邓小平同志提出了改革开放政策的思想基础,正是从这一点开始的。目前在经济建设上所取得的成绩,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但是,由于种种主观和客观的原因,特别是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宽容和放任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也是很值得忧虑的。邓小平同志曾经提出过“反对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告诫,但是,目前从“远离崇高”到“告别崇高”、从“远离革命”到“告别革命”、从“淡化意识形态”到“解构官方意识形态”等等。从防空洞吹出来的歪风,可以说已经到了甚嚣尘上的地步了 ,而有些人,竟然举起“两个不提”的旗帜(不提反精神污染和不提反自由化),这些人,如果不是糊涂无知,只能是别有居心了。
 

有一个在西方广为传播的文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从1951年起,逐年修订的《行事手册》,其中有对于中国的文化思想战略,共计十条,对外称为“十诫”,我简化其中若干条如下:
  

(一)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渺视、卑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替他们制造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二)一定要尽一切所能做好宣传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核心是宗教传佈,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三)一定要把他们表扬的注意力从他们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和迷信。
  

(四)要利用所有的职员,甚至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是以破坏他们的传统价值观。
  

(五)其它的方面:如制造动乱、制造民族分裂、制造经济行为的事端等等的条目,我就不再引用了。
  

对照敌人的策略,看看我们当前的文化环境和文化生活,凡是有良知的文化工作者,敌人这种反面教育的嘴脸,还不值得我们来严肃的思考和旗帜鲜明的,全面抵制吗?
  

我还在这里重复我的老生常谈,对于铺天盖地,恶劣低俗的所谓流行音乐,对于媚俗欺世的所谓“中性的创作”,对于空洞说教,空话连篇的所谓“主旋律”的作品、对于先锋音乐的“美学主张”和违背人类几千年积累的基于物理学、心理学和生理学的审美价值取向的所谓“艺术创新”。难道不应该对此有所思考和有所抵制吗?
  
  

进一步,对于所谓“经济体制改革中的犯罪行为对于要求所谓“政治机制改革”(实际上是议会民主和多党制的西方模式),难道对这些动摇国本的与四项基本原则完全背道而驰的西方的破烂儿,在纪念党的80华诞的今天,所有的共产党人还不应该对照一下自己入党时的誓言来严格地有所反省、有所觉悟吗?
   

所有这些问题,也是我自己经常想起在太庙演出的“今夜无人入睡”的畸形演出的咏叹调时,展转反侧和自我反思的一些问题。
 

返回顶部